小雄有些抵触

2020-01-27 05:44

许爷爷宽慰他们:“我的年纪大了,这只是身体上的小问题,不要紧。可你们还小,你们的高考,是人生重要的岔路口,我希望我自己能成为你们的摆渡人,把你们一个个送到通往成功的彼岸”。

“孩子们找来,我先问他们的考试成绩、平时成绩、他们的兴趣爱好,结合他们的兴趣爱好,推荐跟他们匹配的高校和专业,给他们分析不同学校、不同专业的差别。”许爷爷很自豪地说,这十几年来,他为近百个孩子出谋划策,现在很多孩子陆续走上了工作岗位,很多也都留在了上海、北京等大城市,一个个都干得不错。

今年6月12日,结束了高考的小清、小泳和小斌来找许爷爷,希望许爷爷帮忙想想可以填报哪些志愿。到了柏墅村,发现许爷爷家大门紧闭,问了邻居,才知道许爷爷几天前到医院做手术了。

两天前,许爷爷接到小雄的报喜电话,今年高考,他的分数达到了一本分数线了。

许爷爷家住雕庄柏墅村,他自称是个特别爱学习的农民。在他的家里,记者看到桌上、柜子里摆放着几大摞书籍,还有很多份报刊。几份登载招考信息的报纸,被他用黑笔、红笔圈圈画画,显然是细心研究了一番。

孩子们找到常州第一人民医院,得知许爷爷在5月底体检时发现有尿道结石,在随后的深度检查中,还发现肝脏有阴影,这才住院动了手术。“我们在高考前给许爷爷打电话,他没跟我们说他生病的事,还关照我们高考结束后,大玩三天后再去找他,他来帮我们分析填志愿。”小清告诉记者,当他们满怀愧疚地坐在许爷爷的病床前时,老人从枕头下掏出了一本笔记本,上面写着,小泳和小斌可以填报的高校名录。例如,小清性格好,绘画功底也好,可以报考矿大的工业设计专业。原来,这些笔记,都是许爷爷躺在病床上整理出来的。

每年中考、高考成绩一出来,孩子们都会第一时间告诉许爷爷。每次听到孩子们传来的好消息,许爷爷都特别激动。“我觉得,这些年做的事情总算得到回报了。”(周小莉 葛小林)

这些招考信息,可都是许爷爷的“绝招”。他说,孩子们都管自己叫“报考爷爷”,不研究招考信息,就不能给孩子们上学出谋划策了。为了获得最准确的招考信息,自己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地联系招生办,了解每个学校专业科目的录取情况以及这些专业的就业前景等。

小雄当时在田家炳中学就读,不知道许爷爷在学校里有很多内线,结果三天时间,许爷爷就从小雄的班主任、任课老师处打听、整理出了“攻心手册”。最初,小雄有些抵触,许爷爷每隔几天就给小雄打电话,跟他海阔天空般地聊天,比他的父亲做得都多,小雄开始把许爷爷当成亲爷爷对待,甚至学校有什么家长会,也都是许爷爷代为参加。

两年前,小雄的父亲到许爷爷家修屋顶,跟许爷爷说起了处在叛逆期的小雄。许爷爷当场拍板,小雄就交给他来管。

其实,早在十多年前,许爷爷遭遇一场交通事故,颅骨骨折,头部被取出了一大块颅骨后,他就决定,不会再烦恼,病痛就在自己的残躯上,一定要将自己生命的意义放在年轻的孩子身上。

“每年,孩子们回来探亲,都会来探望他,有的孩子结婚,专门派车来接他参加婚宴。”许奶奶说,平日里看着老伴为了孩子们的志愿忙,心里很纠结,现在看着孩子们都有出息了,也为老伴感到开心。